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术研究 > 学术前沿 > 正文
一场音乐节背后的经济账本 盈利模式是什么
发布时间:2015-05-19 14:51:59   来源:中国文化报

最近几年各种音乐节如雨后春芛般崛起,但目前真正靠市场运作盈利的音乐节寥寥无几,有的是依靠政府补贴,有的则主要靠房地产商或其他赞助商。那么,中国音乐节的盈利模式是什么?记者以2015年长江国际音乐节为样本,算一场音乐节背后的经济账。

  总收入

  2015长江国际音乐节于5月1日至2日在江苏镇江市举行。据长江国际音乐节制作人、北京华江亿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唐晓蕾介绍,长江国际音乐节的主要收入来源有三大板块--票房、赞助、衍生收入,此外,音乐节对当地的经济发展有潜移默化的推动作用。

  票房收入占60%至65%

  唐晓蕾介绍,今年长江国际音乐节的观众总数约为7.8万人,由于受规定限制,观众总人数不能超过8万人。根据观众人数和平均票价核算,包括套票、家庭票、学生票在内,其票房收入约为7.8万×200元=1560万元。这部分门票收入占整体收入的60%至65%.

  从观众比例来看,与以往江苏省周边观众占主导的情况相比,今年外地观众的比例首次超过了总人数的1/3.根据中国移动的数据统计显示,今年长江国际音乐节来自北方的观众较多,一些远在新疆、漠河的观众甚至会冲着某个歌手而来,还有一些国际观众,他们则是冲着喜欢的国际乐队而来。

  当然,并不是每个音乐节都能取得这样的成绩。不久前在成都举办的大爱音乐节以6000多万元的高投入,换回不足300万元的票房收入。4天到场人次达10万之多,但售票情况却不足5万张,黄牛影响了相当一部分门票收入。

  从2004年黄燎原在宁夏银川贺 兰山下策划的“中国摇滚的光辉道路”大型露天音乐节开始,国内音乐节才开始出现盈利。该演出超过10万名观众,票房总收入达680万元,再加上房地产商 400万元的赞助,该音乐节成为国内首个实现盈利的音乐节。从这场演出开始,户外音乐节才逐渐形成了以门票和赞助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商业模式。

  品牌赞助占30%

  赞助收入大约占长江国际音乐节整体收入的30%.唐晓蕾表示,长江国际音乐节的赞助商呈梯队增长,今年网商的数量较去年同期增加了30%.国际赞助商越来越多,赞助商类别包括地产、汽车、通讯、服装、化妆品等。

  与长江国际音乐节合作的品牌包括中国移动、奥迪、宝马等,但其并非“来者不拒”.如今年长江国际音乐节就放弃了与某汽车品牌的合作,因为对方要求在音乐节现场做车展,唐晓蕾担心这样会占用观众的娱乐空间,影响音乐节的整体效果。

  这些赞助商也非常挑剔,“每个品牌的诉求都不同,同样是赞助音乐,有的偏重古典,有的偏重经典,有的偏重摇滚,都要与其产品气质相契合。不是简单的冠名就能让对方满足,必须做到赞助品牌与音乐节内容的有机结合。”唐晓蕾说。

  衍生消费占5%至10%

  衍生品收入占长江国际音乐节整体收入的5%至10%.长江国际音乐节今年拓展了多主题的休闲娱乐区,包括摄影帐篷、美食长廊、家庭乐队、篝火晚会、创意市集、星空露营等。衍生产品的开发,如海报、DVD、T恤等成为新的利润来源。

  “衍生品部分的市场潜力是惊人的,像DISNEY LIVE在中国巡演,孩子们看完演出后,纷纷购买杯子、玩偶、冰淇淋等衍生品,其购买额度一般是门票的一倍,衍生品带来的收入远远大于门票收入。”唐晓蕾表示。2010年,因音乐节期间阴雨连绵,镇江当地百姓仅靠4日内卖雨靴的收益就已超出当地人均年收益的50%.

  “今年我们的衍生品市场做得不算理想,一些演出乐队从国外带来了少量限量版纪念品,在宣传期间就送给歌迷了。将来,我们要自己研发衍生品,要有前期研发,不能仍卖低端商品。而且,衍生品要常年卖。”唐晓蕾说。

  总体来看,不管是长江国际音乐节还是其他音乐节,各种衍生品贩卖大多还处于简单拼凑的阶段,更像一个混乱的杂货市场,缺乏自己的独特文化品质。把衍生品做好,音乐节将是一个很好的文化产业平台。

  此外,音乐节对一座城市经济发展具有很大推动作用,以长江国际音乐节为例,音乐节促使很多乐迷在“五一”期间去镇江旅游,对当地的旅游经济有很大提升。音乐节期间,每天都有几万人从下午到夜里聚集在世业洲音乐岛,成为镇江的一景。

  “五一”期间,镇江市区酒店宾馆客房入住率达90%以上,位居“五一”期间江苏省各大城市的前三位。交通也因音乐节的到来而变得紧张,许多订不到票的观众,不能直达镇江南站,最后选择到达上海的车次。为了让观众方便来镇江,唐晓蕾和她的团队单独为观众提供城市大巴。

  在迷笛音乐节10周年之际,迷笛音乐节也曾来到镇江。据主办方统计,迷笛音乐节前期预售票和现场售票总共约售出了8万张。以每张入场券60元计算,带来了近500万元的营收,这一数字超过了镇江市区电影院一年的电影票房。

  总支出

  包括乐队费用、音乐节的前期宣传费、舞美设计费、环境舞台布置费、乐队演出及交通费、工作人员交通住宿和报销、电费等经营成本。很多看不见的支出让音乐节难以在初期盈利。

  制作费用

  制作成本一直是音乐节的核心运营成本,今年长江国际音乐节为了做好场地规划,请来了来自美国、德国的舞美设计师。长江国际音乐节曾把两岸三地受 欢迎的歌手,如罗大佑、萧敬腾、张惠妹、崔健等都请到过现场,今年请来了罗琦、陈珊妮、好妹妹乐队等艺人,国际乐队包括德国蝎子乐队等。

  为了请到德国蝎子乐队,唐晓蕾从2014年就开始与对方洽谈。“在国际上请艺人,要经过特别详细的斟酌和考量,他们首先要看你的公司做过什么, 个人做过什么。当时蝎子乐队考虑了两个月时间,要来我的简历详细研究,在签约前,他们飞赴镇江考量音乐节现场,对风险的规避特别严谨。”唐晓蕾表示。

  为了达到德国乐队的搭台要求,小到一个螺丝不符合要求,舞美设计团队都要重新做出3D图,对方甚至对舞台每根柱子的要求都要写进合同。整个制作 团队四五十人,跨3个时区工作,几乎每天工作十二三个小时,每人每天平均只睡5小时,忙完一周后,唐晓蕾发现,同事们的脸都绿了。

  场地费用

  除了固定的外场地租金,一些基础设施的费用投入是看不见的。由于长江国际音乐节是在江边举办,为了保证几万人的安全,唐晓蕾和团队投入一笔费用对该场地做过加固。在基础设施方面,现场的安保人员、检票人员成本,也是一笔不小的投入。

  现场费用

  为了保证现场体验的完善,唐晓蕾和团队也耗费了巨大精力。如何解决音乐节场内厕所排队长、草地上满是垃圾的问题?如何解决由于安保观众不能自带 饮用水但官方售水摊点却供货不足的问题?如何解决中西观众如厕习惯不一致的问题?如何让艺人洗手间与观众洗手间区分开来?如何安置年纪较大的观众?这每一 项都需要事无巨细、考虑周全。

  为此,唐晓蕾和团队在现场增加了一半以上的洗手间,洗手间看似小问题,如果不加以区分,不仅会引起乐队的不满,还会产生合同违约等严重后果。按照蝎子乐队的需求,现场重新搭建了十几个化妆间,里面配有咖啡机等标准设备,这些都是按照双方签约时合同附件的要求一一实现。

  音乐节前后,唐晓蕾每天几乎都会收到100封邮件,都是为了如何解决这些看似很小但影响很大的问题。一场音乐节下来,她觉得自己成了“超人”,完成了许多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.

  运输费用

  做一场国际音乐节自然要耗费不少运输费用,蝎子乐队从德国运来几个集装箱的演出道具,通过邮政查询,一公斤货物通过航空从德国运输到北京,物流费用为18元。运输成本居高不下,国际物流成本之高导致刚性成本难以削减,这也是为何国内音乐节难以盈利的原因之一。

  国内音乐节每年在物流成本上的花费非常庞大,物流、场地器材租赁与搭建费用、税收等刚性运营成本居高不下,音乐节的工作人员收入微薄,很多音乐节第一年很难挣钱就是这个原因,内容和配套设施的建设需要一个过程。

云南文产网简介 |  服务合作 |  联系方式 |  收藏本站  
承办:云南网   协办单位
云南文产网 滇ICP备08000875号-9  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8 ® ynci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11.06
未经云南文产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